啊啦~

【希光】演唱会后的…


已经凌晨而本该睡觉的夏之光窝在宾馆床上嘴里叼着牛肉条,腮帮子一鼓一鼓的精神满满。

一边刷着手机看着满屏关于演唱会的微博一边偷瞄着浴室。

浴室墙上一条不宽不窄的磨砂玻璃,随着哗啦啦的水声影影绰绰的身影在玻璃后面晃动,房间的气温似乎有些高,夏之光微微的调整了一下姿势。

洗完澡刚拉开浴室门出来的陈泽希,被扑面而来的冷气激的他一哆嗦,就看到小孩趴在床上听到动静正歪着小脑袋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

“这还没到夏天呢你是有多热呀”陈泽希拿起遥控器直接关上了空调,身后的夏之光倒是没有反驳依旧直愣愣的看着他。

被盯着有点发毛的陈泽希一巴掌呼噜上小孩的脑袋“你这头发怎么还湿着呢,你是又想感冒吗?”

语气虽然有点严厉但动作却没含糊,扯下搭在自己脖子上的毛巾,整个包住了夏之光的脑袋,不算温柔的揉搓。

“没事,快干了不用擦了”夏之光梗着脖子想让自己从毛巾的包围下脱困。

手掌下毛茸茸的脑袋明显很不听话,陈泽希微微用力正了正小孩的头“别乱动,你怎么比太太乐还不听话”

陈泽希半蹲在床边,上身打着赤膊下身休闲短裤,小孩的视线刚刚好到他的腰腹部“泽希啊,你怎么瘦的肌肉都没有了”

没收到回应的夏之光暗戳戳的伸出小爪子迅速却结实的摸了一把刚被自己吐槽了的部位。

陈泽希因为刚洗完澡体温还有些偏高,而小孩在空调冷气下呆了有一会儿手冰凉,这一摸把陈泽希又冻了个激灵。

“嘿,摸哪呢小爪子这么不老实”

感觉擦的差不多了,刚想抽回毛巾却被夏之光较劲的牢牢拽住,手一松毛巾跑到了小孩的怀里,床上的崽子一脸得意。

也不知道是不是青春叛逆期,最近的夏之光皮的快窜天了,陈泽希宠习惯了,但也很是怀念以前那个粘在他身边乖乖听话的小孩。

而夏之光显然对于这种没有反抗的游戏感到无趣,单手撑着脑袋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家伙暗戳戳打开手机摄像头。

陈泽希蹲在行李箱边整理衣服,故意无视身后咔嚓咔嚓的拍照声,起身的时候膝盖突然一阵疼痛,整个人栽坐到床上。

还沉浸在拍照恶作剧的小孩被吓了一跳连忙跳下床扑了过去“泽希你没事吧”

总是一副什么都没问题的陈泽希对于自己突然有些脆弱的样子感到万分尴尬,特别是这种脆弱还展露在一直依赖自己的小孩面前。

大男人心理作祟,强忍着还未散去的撕痛感拍了拍紧张兮兮的夏之光“没事光光,就是腿麻了一下没站稳”

“你别骗我,之前练舞摔倒一定是受伤了,让你去医院去医院,你就是不听”夏之光不敢碰他的腿着急的只能小心翼翼的冲着膝盖吹气,嘴上却一点都不客气的数落他哥。

室内温度偏低小孩的呼吸暖暖的扑在膝盖上,陈泽希低着头看着蹲在腿边的夏之光,一直被照顾着的孩子现在也能够照顾人了,想到之前因为发烧,在机场小孩整个人软趴趴的靠在自己身上,果然还是希望小孩一直健健康康活力满满的。当然,不要一直怼自己就更好了。

夏之光低着头呼呼吹着气,光线下伸展的颈后细密的茸毛像有魔力一样诱惑着陈泽希,食指轻轻刮过,手下的身体明显哆嗦了一下没有动,但通红的耳朵还是出卖了情绪。

“好了,别吹了你当你吹的是仙气我就不疼了吗”陈泽希提溜着小孩的衣领把人揪起按坐在床上。

“不是仙气,那你回家了赶快去看看腿,别硬挺了听到没”

两人原本并排坐在床沿,陈泽希哎呦了一声仰头一个大字躺了下去,夏之光最气每次一让去看病他就躲闪的态度了,有些恼怒的也躺了下去,脑袋正好枕在了旁边人的胳膊上。

房间突然很安静,空调工作发出有节奏的响声,夏之光努力想听清身边的呼吸声,由于太过专注紧张不自觉的憋着气,反应过来时脸都有些发烫了。

“你说我要是跳不了舞了怎么办”

平淡毫无起伏的语调却把努力调整呼吸的夏之光惊的猛然坐起,陈泽希眼睛闭着似乎感觉到他的起身,伸手拽了拽小孩的衣服又给拉了回来。

夏之光抬起脑袋狠狠砸了两下枕在后面的手臂有些着急的说道“呸呸呸,为什么跳不了了,绝对不会的,绝对不会”

陈泽希自己也搞不明白干嘛突然说这种吓人的话,收紧手臂把身边的少年拢到怀里又恢复了往常不正经的语调“我就是逗逗你,看你把不把哥哥我放心上”

突然被揽进怀抱的小孩一下子僵了身体,扑扇着睫毛扫在眼前白花花的皮肤上,声音有点小但很清晰“我一直把你放心上啊”

“哎呦光哥,这么懂事呢,看在你这么懂事的份上要不我留下来陪你几天吧”

一听陈泽希说要留在上海几天,夏之光第一反应是开心兴奋脑子里已经有了要和他一起去的地方,但紧接着就低落了“不要你陪,你快点回去让阿姨带你去医院看腿吧”

“啧啧啧,这腿呢都拖了这么久也不差这一两天了,看来你这是不想让我陪啊,那算了哥明天就回长沙了”语气故意显得有点失望。

脑袋埋在陈泽希怀里的小孩不开心的戳了戳眼前这个人“我这不是担心你的腿吗,你这么好心要留下来陪我是不是为了逃避去看腿”

“好你个狼崽子,我想着陪你玩几天,你竟然这么怀疑我?”说着勒紧手臂,怀里的人被死死的扣在胸前。

夏之光被突然的发力搞得整张脸都贴到陈泽希身体上了,伸手推了推才不至于被憋死“什么你陪我啊,要陪也是我陪你玩好嘛”

“那你不要走了,我带你去我们学校,学校门口有一家米粉可好吃了,你尝尝和你们长沙的比呢”

“啊,那你的机票怎么办明天你的粉丝一定会去送机,你这是放她们鸽子了”

“算了反正我不管,你说留下来了,那我这几天是不是可以不回学校住还和你住啊”

“你要不现在就告诉经纪人姐姐吧”

“你要不要通知下你的后援会啊,明天不要送你了”

…………………………



这个文是演唱会后开始写的,一直拖到现在,最近会努力填坑的,之前有小伙伴说想看那个没名字的故事,等我努努力哈,文笔一直不好,因为我一直想靠画画生活的呀,但是为了希光我是上可以写文下可以画图没事能跑机场,虽然都不精但我会继续努力。
我的希光从lof开始,一路小伙伴走了好多,又新认识了好多,因为希光蒸煮主动发糖太厉害所以希光宝宝一个个的都懒得要上天了,我也很苦恼啊,真的是官方逼死同人😂

说的有点多,晚安安





lof上备份一下~ lof被我荒废好久了

【希光】change 02



面面相觑的两人端坐在床边,夏之光从没有这么仔细的观察过自己,仿佛对面坐着的是个从未见过的陌生人。

打量还不够,夏之光伸手戳了戳寄居着陈泽希灵魂自己的身体,还是感觉万分不可思议。

“你,真是泽希”平日里吊儿郎当的声音搭配上夏之光有些不安的语调,违和感让两人都一哆嗦。

“之光,你非用我声音这么软绵绵的说话唔......”陈泽希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双覆着薄茧很是温热的手捂住了嘴,没错这只糙糙的手原本是属于他的。

夏之光有点使坏的堵着对面人嘴巴不撒手“哥,我听你用我声音说话太怪了,你别说话了”

被捂着嘴的陈泽希第一次感觉到眼前这么帅气的小伙子很欠揍,眨巴着夏之光的大眼睛,怎么可能甘心被压制,迅速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对方的手心。

“啊,你干嘛”夏之光触电般的弹开,在裤子上狠狠擦了几下“泽希,那是我的舌头”

取得胜利的陈泽希努力回想夏之光平时装傻卖萌时的样子,控制表情尽量贴合原主人蠢萌气质“啊,你的舌头啊,那我舔的也是我的手啊”

陈泽希被不吱声的夏之光盯的有点心虚正想着打个哈哈蒙混过去,眼前一道黑影就把自己按倒在床上。

“你干嘛,起来死重了”陈泽希绝望的意识到他现在在夏之光的身体里,力气根本拗不过野牛上身并且控制着自己身体的夏之光。

仗着体重力量优势夏之光大剌剌的趴在陈泽希身上,虽然离自己的脸这么近感觉有点微妙“我不起,谁叫你刚才又欺负我,我压死你压死你”

陈泽希推拒着上方的肩膀,而对方纹丝不动“你等着,等着身体换回来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陈泽希!”

还在僵持的两人被门口的喊声齐齐吓了一跳,回头就看到彭楚粤紧张兮兮的掩着门“陈泽希,你干嘛呢你这个禽兽”

“呃........我”刚要开口解释的陈泽希猛的反应过来他现在是夏之光啊,偷偷的戳了戳还没意识到问题的小崽子。

“啊粤粤,我和泽希闹着玩呢哈哈哈是吧,泽希”

此时的“陈泽希”才终于反应过来,连忙从“夏之光”身上滚了下来,面对火气冲天的彭楚粤,条件反射般的迅速立正站好,低头摆出一副乖乖表情。

而彭楚粤警惕的看着“陈泽希”,如此乖巧听话绝对有诈“泽希,你和光光闹有点分寸好不好”

“啊.....好我以后会注意的”

“你俩快出来吧,吃饭了”两人神神秘秘的样子让彭楚粤后背发凉,歪着身子避开“夏之光”视线悄悄的叮嘱“陈泽希”

“你就瞎闹吧,等闹出事的有你好看”

【希光】change



在夏之光第四次起身盛饭的时候,彭楚粤终于忍不住了“光光,你今天吃的有点太多了吧”

闻声的夏之光伸出舌头舔掉不小心粘到手指的米粒,端着已经满当当的碗回到座位,有些委屈的不吱声。

“你这已经是第四碗了”一碗饭还没吃完的彭楚粤,着重的在“四”上加大音量。

一旁的肖战也语重心长道“光哥,难道你是要向泽希看齐成为第二大饭桶?”

突然挨怼的饭桶一号陈泽希夹起块牛肉故意在正减肥的肖战眼前晃了晃,然后夸张的塞进嘴里“饭桶怎么了,我骄傲”

“光光,你确定你不撑嘛”彭楚粤甩过去一个白眼给旁边两个幼稚鬼。

“撑....嗝.....”夏之光鼓鼓的腮帮子装满了饭菜,抬起头努力的咀嚼,饱嗝证明他确实已经吃不下了。

担心撑坏小孩的操心队长站起身抢过夏之光的筷子“撑你还吃,你想晚上肚子痛吗”

小松鼠式嚼啊嚼的夏之光可算把嘴里的食物咽了下去,撅着嘴眼睛盯着对面的彭楚粤,手却指向左边的陈泽希。

“赖他,就赖泽希”

“哎我怎么你了之光,啥都赖上我哈”嘴上表达着不满行动上也没停着,轻抚小孩后背的手爬上了后颈,不轻不重惩罚性的捏了捏。

夏之光板着脸摆出冷漠的表情揪着陈泽希的袖子,把自己颈后不安分的手给丢开“谁叫你说我身子软绵绵的不够man,哼我要把肌肉练的比你还厉害”

虽然小孩的表情非常认真,但赌气的样子还是把几个没正形的哥哥给逗乐了。

“笑.....笑什么笑啊我认真的我要先吃的胖一点然后才能练出大肌肉,我用手机查了的”

彭楚粤抿着嘴努力板了板脸“光光啊,泽希是骗你的,你已经很man了”

“真的?”欣喜的表情跃然到小孩脸上,声音有些犹豫迟疑,像是急需肯定一样夏之光期冀的看了看粤粤又看了看战战。

连忙屏住呼吸保持面部表情的肖战肯定的点了点头“对对对特别man”

始作俑者看着转向自己的小太阳,不顾对面两个人挤眉弄眼的暗示,呲着俩兔牙笑的非常欠揍“他俩哄你玩你还真信啊”

原本已经多云转晴的小太阳瞬间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夏之光挥舞着拳头冲着陈泽希就过去了。

“哎哎哎,之光你要勇于面对现实啊你看你这小拳头,你就说软不软”噼里啪啦砸到身上的拳头确实力气不大,陈泽希反而像要炫耀自己肌肉似的挺了挺胸。

“你,你就得瑟吧,等我练的比你还男人的”

气呼呼的夏之光一边捧起饭碗一边寻觅着把筷子拿回来,筷子还没回来手上一轻,碗也不见了。

“你干嘛,我还没吃完呢”陈泽希阻止了夏之光意图夺回饭碗的动作。

“唉,这肌肉嘛要慢慢来,今天你吃太多了别吃了”

彭楚粤看着抢了夏之光碗后慢悠悠吃起来的陈泽希,想告诉他光光饭没吃完就剩下吧,不用他非要解决了。

大概是感受到彭楚粤有些“火辣”的注视,陈泽希满不在乎的耸了耸肩“剩饭是不好的,还是我捡捡狗剩给解决了吧”
已经偃旗息鼓的夏之光反应了一下,随后立即炸毛抗议“你才狗剩呢,那你别捡了我能吃完”

晚上躺在床上的夏之光果然因为吃太多肚子不舒服睡不着,打开手机刷了刷微博正好看到前几天参加节目的照片。

泽希那张黑色工字背心包裹着结实流畅的肌肉,简单的舞蹈动作既性感撩人又充满力量感。

夏之光捏了捏自己的手臂,小声哀嚎着用被子蒙住脑袋,也许梦中的自己也可以有这么一身大肌肉了。

翌日,谷嘉诚都已经洗漱完毕而陈泽希还蒙在被子里呼呼大睡。

“哎泽希,快起吧来不及”

被窝的人拱了拱想要挣扎着起来“唔小伍哥让我再躺十分钟吧”

谷嘉诚被陈泽希撒娇的语气刺激的一哆嗦“你抽什么疯快起床,什么伍哥,我是你谷爸爸”刷的一下谷嘉诚把整个被子全部掀开了。

习惯裸上身的陈泽希突然失去被子的保护动的一激灵,意识也开始清晰。

夏之光揉了揉眼睛,每天起床真的是太痛苦了,不过今天怎么这么冷啊。

“咦老谷,你怎么在这”夏之光有些懵的看着床前伫立的谷嘉诚。

“你有病吧陈泽希,赶快起来”今天的陈泽希吃错什么药了瞪着不大的眼睛在和自己撒娇吗谷嘉诚忍住想揍他的冲动快步离开了房间。

夏之光有些不明白状况,上身凉飕飕的感觉提醒他没穿上衣“我衣服呢?”

环顾四周后夏之光终于感觉到不对劲,这里不是他的房间啊,这不是泽希的屋子吗。

“砰”的一声,房门被撞开又迅速被死死关上,下一秒夏之光见到了自己人生中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仿佛有一道闪电从天灵盖处劈下,大脑进入了死机状态。

推门而入的不是别人,正是“夏之光”。

【希光】练习


       深夜的舞蹈练习室依旧传出震耳躁动的音乐,暖黄色的灯光笼罩着跳舞少年。
       谷嘉诚懒散的坐在墙角,一边刷着手机眼神不时瞄向舞室正中那两个沉浸在音乐中的家伙。
        今天难得没有晚课,夏之光和陈泽希吃过晚饭就到舞室开始练习,即使中途谷嘉诚明晃晃的进来,显眼的坐在正对着两人的墙角都没能打断两人的练习。
       也许是终于忍受不住谷嘉诚暗戳戳的眼神也许是终于感到累了,陈泽希把音乐暂停了,掀起衣摆抹了抹脸上的汗,而夏之光在音乐戛然的一瞬间,就大字躺倒在地板上。
       “地凉,起来”陈泽希揪着的衣摆还未归位,边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腹肌,边用脚扒了扒了已经瘫软成泥的夏之光。
        后者纹丝不动哼唧着小奶音“泽希,刚刚那里我怎么跳都感觉不流畅”
        蹲下来的陈泽希硬是把软绵绵的夏之光给拽着坐了起来。
        “没事,我感觉挺好的,你这舞步记得这么快,别着急现在就差点感觉”陈泽希很是佩服小孩记舞步的能力,自己也就跳了两遍,第三遍夏之光就跟着自己有模有样的顺了下来。
       “咳咳,我感觉光哥你已经跳的很好了,那个你俩还继续练?”谷嘉诚趁着两人的暂停赶忙凑了过去。
        “练吗?还是明天再……”
        “练”没等陈泽希说完夏之光已经鸡血的跳了起来,像是为了证明自己还活力满满,立刻做了几遍刚刚不太顺畅的动作。
        陈泽希站起来拍了拍小孩的腰腹“这地方力用的不对,该软的时候要软该硬的时候要硬”
       “对对对光哥也是男人了,该硬的时候不能软啊”
       陈泽希不敢相信的看着依旧面瘫脸的谷嘉诚“你在讲黄色笑话?”
       一旁的夏之光脸偷偷的红了些。
        “注意点哈老谷,之光还小呢,你这样粤粤又要骂我了”
        陈泽希发现自己的手还搭在夏之光腰间,硬是克制了立马抽回来的冲动,强行自然的又拍了几下。
       谷嘉诚不屑的看着陈泽希“你满嘴跑火车的时候怎么不记得光哥还小啊”
       “我什么时候跑火车了,你赶紧走走走,不要耽误我俩练舞”
        “我这好心找你一起回宿舍,你这还撵我了,光哥别和他练了我带你吃好吃的去啊”
        不甘心的谷嘉诚决定用美食诱拐走夏之光。
        听到好吃的夏之光眼睛亮了一下,但转头看了看陈泽希,心里根本不需要纠结“不了老谷,我俩还要练舞呢你赶紧走吧”
      备受打击的谷嘉诚拎起包,强忍着快要破裂的面瘫人设“我走我走,留给你们两人世界,陈泽希我回去就把门反锁”
      老谷离去的背影有点凄凉,而夏之光关注点在“没事泽希他要反锁了,你来我屋,咱俩挤挤睡”
      音乐继续,这次的编舞里有一个边做wave边抚摸自己身体的动作,小孩每次一做到这里就局促的不知道把手放哪。
       “停一下,之光你这手干嘛呢,要这么摸上来啊”陈泽希站到夏之光身后,一手抓住小孩不知摸哪的爪子一手搭到他的胯间。
       夏之光感到自己的脸腾的烧了起来,就着半搂半抱的姿势,随着节奏陈泽希控制着他的手,先是缓缓放到腰上接着上半身节制的wave,手掌轻柔的向上抚摸,指尖刮起的衣摆露出少年青涩的身体。
        “我……我会啦”
         夏之光感觉心脏快要爆炸了,慌乱的推开抓着自己的陈泽希。
        就算是陈泽希心再大也发觉了夏之光的抗拒,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明明以前小孩听话的自己怎么摆弄怎么是的。
        “那再来一遍吧”
       中途两人休息,陈泽希晃了晃空掉的水瓶刚想去拿新的,夏之光已经把拧开盖子的水递到了嘴边。
       陈泽希最扛不住夏之光眨巴着大眼睛有些仰视的看着自己。
      “泽希泽希,后面躺倒那里我总感觉腰用不上力”
       “顶胯那里?没事没事你还小,跳成刚刚那样就可以了,等你大了你就知道腰怎么用力了”
       夏之光甩了甩自己的细胳膊细腿,镜子里的自己明明已经和泽希差不多高,但身形却窄了一圈。
        小孩蹦哒的跳到陈泽希身前,手指端正的放到裤缝线上,整个人崩成个直线。
         “啊,果然你可以把我装下了”
         毛茸茸的头顶在眼前一晃一晃的,支楞着的头发扫过陈泽希的脸有些痒。
        还在比量身形的夏之光感到身后一片温热压向自己,一只手臂从后面环住了他。
        当前的感觉很熟悉,仿佛回到了比赛时候,两人总是这样玩闹你抱我我抱你,啊不对,可能还是自己抱泽希多一些吧。
       借势把头后仰靠在陈泽希的肩上“泽希,咱俩舞蹈发了她们一定会很喜欢吧”
       “那是当然的,咱俩联手必须炸翻天啊,哎之光你是不是胖了,靠的我好累”本来有些温馨的气氛被陈泽希给毁的干干净净。
       舞蹈的结束动作是双臂撑地向后滑然后坐起,明明两个人的动作是一样的,偏偏一个色气撩人而另一个努力着性感却还是感觉呆萌。
       “之光,你知道你特像什么吗,就像个小奶狗憨憨的却还努力呲牙装凶”
       镜子里两人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夏之光的刘海软趴趴的贴在脸上,听到陈泽希的话本来还跪在那里有些闷闷不乐的他立刻一个奶虎扑食。
        “我才不是狗呢你才是,你就是只哈士奇”
        陈泽希迎接着一顿奶拳攻击躺倒在地任由小孩胡闹。
        “起来啊地凉,你不让我躺怎么你就可以躺”
        “你能和我比吗,我火力旺不怕凉,你还小不能凉着啊”
        音乐没人去暂停一直在循环播放,刚刚还很躁动的气氛只因两人突然的安静而变得舒缓。
        “嗯……这样就不怕凉了”夏之光找到一个舒适的姿势整个人趴到陈泽希身上。
         尽管脸蛋被硬邦邦的肌肉挤得变了形有些痛,但夏之光就像黏在上面一动不动。
        “泽希,我想一直和你一起跳舞”因为是趴着,吐字有些含混不清,搭配夏之光特有奶音,这个撒娇给个八分不过分。
       夏之光的声音从空气传入耳朵,通过声音震动透过胸腔,渗入了陈泽希整个身体。
       很自然的抬手,轻轻抚了抚小孩的背“行,一直跳下去”
       “不仅是一直,还要一起,一直一起……”
        “嗯……一直一起”

——————————————
没啥想说的,希光tag下依旧结冰
努力加热,你们凑合看吧~
我也会尽力压榨逼迫诱拐写文大大们来产出的~

【希光】就是这么个故事(02)


       夏之光从小就很招女孩喜欢,幼儿园开始就有小朋友偷偷塞给他糖果,初高中更是隔三差五收到情书,尽管如此夏之光的恋爱经验却一直为零。
       直到他遇见了小知,固执的夏之光认定了小知就是自己的真命天女,尽管自己已经被拒绝了好多次。
       但阳光乐观的小少年坚信总有一天小知能“迷途知返”离开那个高高壮壮的家伙,选择已经高高但还不壮的自己。
        一直阴沉的天气似乎在酝酿一场大雨,但这丝毫不影响夏之光乖巧的坐在花坛边上。
        昨天听说小知和那个男人分手了,碰过几次壁的他可不敢直接问,只能选择守株待兔。
        “嘿,看这天快下雨了你还坐这?”
       夏之光被身后的声音吓一跳,随即感觉脖颈一沉,肌肉结实的手臂就把自己给套住了。
        挣扎了几下反而感觉勒在脖子的力量更大了,夏之光索性卸了力,气鼓鼓的盯着始作俑者。
        “放开我,你要干嘛”
       陈泽希本来想吓唬吓唬他,但没想到男孩挣扎的特别激烈,他条件反射的锁紧了手臂,反应到自己似乎用力过猛的时候,男孩不知道是气的还是被勒的已经满脸通红。
       “哎呀,我开个玩笑没事吧没事吧”陈泽希赶忙松开,刚想安抚的给他拍拍背,男孩却立马跳离自己一米多远。
        夏之光一脸戒备的看着手还停留在半空一脸尴尬的陈泽希。
       “你……你和小知姐姐分手了?”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僵持了一会,夏之光终于耐不住开了口。
        陈泽希突然表情严肃的说道“你怎么知道小知家住这里的?你这个跟踪狂”
         突然被问懵了的夏之光呆滞了一两秒后跳脚的冲到陈泽希跟前“没……没有,我才不是跟踪的呢,是上次我碰到小知姐姐然后……她拿了好多东西,我帮她拿东西来的”
       像是害怕陈泽希不相信,急得夏之光刚刚恢复的脸色又红了起来。
       一个一脸严肃一个像是被踩到尾巴慌张的又有点可怜兮兮。
        “噗……我逗你的”努力僵着脸的陈泽希看到眼前就差急得团团转的“小动物”终于破功笑了出来。
        发现自己被耍了的夏之光气的转身就走,本来还准备接受“小动物”怒火的陈不撩人就闹心泽希起身追了上去。
        “哎哎,你不等小知姐姐了吗这就放弃了?小知姐姐马上就下楼了啊”
         夏之光脚步没停努力忽视跟在自己身边的这个家伙。
        意识到真的把人惹生气了的陈泽希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咳,你真生气啦,别呀你想知道我和小知分没分手?”
       明明想保持不搭理的夏之光听到后脚步不易察觉的放慢了,两个耳朵已经立了起来。
       “其实吧,我俩呢……”
       话语间几滴雨水落到脸上,两人仰头看了看乌云密布的天空,就像说好了似得他俩突然跑了起来。
        没过十几秒大雨倾盆砸了下来,雨幕密集的让人看不清前面的路,陈泽希一把薅过夏之光躲到路边商店外面的屋檐下。
        陈泽希抹了抹脸上的水看着同样变落汤鸡的夏之光“看吧,我就说要下雨了”
       屋檐不大,两人不由靠的很近,夏之光抬头刚想要说什么,正好对上看过来的陈泽希。
        距离比想象中还近,陈泽希仿佛感觉到了对面有些微凉的呼吸。
        “我们两个确实分手了”
        雨打在地面飞溅起的水雾瞬间凝聚又迅速消散,轰鸣的雷声也由远及近愈发震耳,从屋檐上流淌下的雨水像道帘子隔绝了他俩和雨中的世界。
————————————
这篇文坑了好久,第一章在我主页里找,手机放不了链接
持续为希光加热,我容易嘛!
大家一起来自割腿肉啊,来啊~

【希光】哥哥,你看起来很好吃


       一直无忧无虑的生活在这片大草原上的夏之光,几乎没有离开过妈妈的视线一秒钟。
        但是作为一匹有理想有抱负象征着勇猛强大的草原狼,他在生日的这一天决定要去亲自抓一只羊,尽管他还没见过完整羊的样子。
       趁着狼爸狼妈正在忙绿的接待为他庆生而来的各种狼亲戚,他依靠自己出色的“隐藏术”成功离开狼群,开始了抓羊的历险旅程。
        陈泽希很不满意现在的生活,在他的心中,男人就应该是自由的,洒脱的可以在整片大草原上自由飞翔,不对,自由奔跑的,而不是像他这样被关在一个羊圈中。
        陈泽希决定不再向现实屈服,他要去寻找自己的天地自己的幸福。
        中午的太阳晒得让人发困,大部分的羊都懒散的选择睡个午觉,陈泽希悠悠哉哉的晃到栅栏边。
       “嘿树苗,过来”
       趴在不远处虽然闭着眼睛,但有节奏甩着大尾巴的白色牧羊犬,懒洋洋的掀起眼皮,爱答不理的看了陈泽希一眼。
       似乎完全不把牧羊犬白澍的冷漠的当回事,陈泽希歪个脑袋不怀好意的又凑近了栅栏“我决定离开这里了”
        白澍听到他的话站起身抖了抖自己漂亮的皮毛,也凑近了栅栏。
       “汪”白澍高声的咆哮成功的把陈泽希震得耳鸣了几秒。
        “我,一直合格的牧羊犬,你认为我会让你走?”白澍一爪子拍上栅栏。
        陈泽希好笑的看着牧羊犬,不怀好意的压低音量“听说你和隔壁的老谷关系很不错嘛,前天半夜你俩不看羊,去对面的小森林干嘛了”说完还贱贱的挑了挑眉。
       白澍一直是这一代鼎鼎有名的牧羊犬,谁家主人不提溜着自家牧羊犬的耳朵唠叨白澍有多优秀,但显然自己现在有了一个把柄,而且还握在了一只坏羊的手上。
       “你威胁我?”
       “这不叫威胁,这叫谈判,你帮我离开羊圈,我再告诉你一个关于老谷天大的秘密”
        白澍有些烦躁的来回踏步,其实他是非常愿意让陈泽希这只麻烦羊离开的,但丢了一只羊对自己的名声显然会有影响。
        “你确定要走,离开了这里外面可是很危险的”
        “你当我是小咩咩吗?自己选择的羊路没有草我也会走完,哪怕被狼吃掉我也要自由”陈泽希眨巴眨巴不大的眼睛,都快被自己的话感动了。
        白澍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你别后悔就好,走了就不要回来了”
        在曾经优秀尽职牧羊犬白澍的帮助下陈泽希如愿逃离羊圈,一蹦一跳的向着那从未踏足过的北面草原进发。
        一路前行的陈泽希没遇到什么阻碍,饿了低头吃草渴了低头吃草,于是就在他无聊的准备再次低头吃草的时候身后突然窜出一个灰色不明物体。
        “嗷呜~我抓到你了羊”不明物体夏之光猛的扑了上去,然后脚下一绊摔了个大马趴。
         陈泽希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并没有发现狼群的影子,而眼前这个可能还没断奶的狼崽子在摔倒后就趴那不动了。
        思虑了一下陈泽希向前,用自己的羊蹄子巴拉巴拉在那装死的狼崽子。
       “呦,哪来的奶宝宝,迷路找不到妈妈了”
         夏之光四肢摊开的趴在地上,羊蹄子在他身上戳来戳去他懊恼的歪头就是一口。
        陈泽希眼明蹄快躲过了夏之光奶牙的攻击“哎哎哎,你这怎么还咬我,幸好哥是练过hiphop反应灵敏”
         “你走开,你不是羊,我对你没兴趣”夏之光用鼻子扫了扫眼前的草悻悻道。
         “我不是羊?那我是什么啊”不大的眼睛被陈泽希瞪得滴流圆,他在思考这么蠢的一头狼他牵回去能不能卖个好价钱。
        “反正你不是羊,妈妈说了羊见到我们都会跑的,你都不跑你就不是羊”奶声奶气的夏之光坐了起来,抬起后腿挠了挠耳朵。
        “轰……”突然响起的雷声吓得正在挠耳朵的夏之光一个趔趄没坐住。
        刚刚还晴空万里现在一大片乌云笼罩了下来,眼看一场大雨就要来了,陈泽希没空搭理小东西,他要赶紧找个能避雨的地方。
        陈泽希在不远的地方发现一块凸起的草丘,勉强可以避避雨,他蜷缩到草丘旁尽量让自己体积缩小,突然他感觉肚子有东西在拱。
        夏之光从没离开过妈妈,每次大雨他都是钻到妈妈肚子下面避雨的,所以在他看到陈泽希趴到那以后,理所当然的往他肚子那里钻。
       “嘿,小家伙你干嘛”
       “嗷呜~嗷嗷”夏之光感觉到自己在被推出去,赶快使用必杀技,把自己的脸抬高四十五度,夹着嗓子哼唧哼唧,大大的眼睛再可怜巴巴的看着陈泽希。
        陈泽希不敢相信的看着夏之光心里忍不住吐槽“现在是一只狼在向我卖萌吗?”
        必杀技不愧是必杀技,结果就是陈泽希任这只狼崽子使劲钻到自己肚子下面,算了就当发发善心吧。
        成功的夏之光蹭了蹭暖烘烘的羊毛一脸满足的睡着了,没错,一直草原狼在羊的守护下睡着了。
        雨下的有点久,陈泽希醒来的时候发现狼崽子脸紧贴着自己的脸并且专注的盯着自己。
         “你,干嘛盯着我”
         “哥哥,你看起来很好吃”
————————————————————
文的想法来源于一张光光盯他哥的照片,眼神像要把他哥吃掉
请忽略各种bug~
这篇文发的太艰辛,一直发不成功